孙功俊:一套小人书
来源:新安晚报   2018-10-26 13:47:51

在我家的书橱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我喜欢看书,当然也喜欢买书。但在我买书的经历里,却再也买不回记忆中的那套小人书……11 岁那年的春天,我竟疯狂地迷恋上了小人书,也因此变成了一个有心事的小孩。

记得离我们村庄不远,有个供销社开的代销店,卖些生活日用品。突然某一天,店里进了一批小人书,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套十册的《铁道游击队》。至今,我都记得这套小人书,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定价每本两元五角,共计二十五元整。二十五元在那个时候,对于一个乡间的孩子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我只能望书兴叹,虽然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套小人书,但我不曾告诉任何人。那时候,我特别羡慕家里有人当工人或是在城里有亲戚的人家,在他们孩子的手里,总是有一些零花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很清楚,这套要二十五元的小人书,对我来说是奢侈品,奢侈得根本没有向母亲开口要钱的勇气,更不好意思跟任何人说我想买那套小人书。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阻止自己喜欢它,能做的也只是寻找机会去代销店看一眼。我空前热心地关心家里的盐吃完了没有?需要打酱油吗?当需要买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时,我一定会将其分成两次去买。总之,那个春天,我无数次地走进那个代销店,只是为了能看一眼那套小人书。

也许,那套小人书对当时乡下的孩子来说,真的是太奢侈了。我发现整个春天,都没有人买走它,它一直静静地躺在柜台里。而我的热情也一直没减,还是一有空就往代销店里跑。直到暑假都结束了,我看见那套小人书封面上已经落满了灰尘,店主才把它收了起来。放寒假时,我还惦记着那套小人书,心想等过年时有压岁钱了,一定要把它买到手,可是它再也没有出现。长大后,我离开了村庄,外出打工。走过了一些路,经历了很多事,但那套十册的《铁道游击队》,依然固执地驻扎在我的脑海里,甚至被它无限地放大成年少时的种种无奈、压抑和纠结。它成了一根刺,时不时就要刺一下我那敏感脆弱的心。于是,我开始疯狂地买书,补偿那曾经的迷恋和无奈……

春来冬去,寒来暑往,几十年过去了。回望那一河岁月也已渐渐清浅,我的心变得澄澈明朗。如果当年我靠一场哭闹,或许能得到那套小人书,可又能怎样呢?二十多块钱在当年,能给家里买多少油盐?父母亲要做多少工分?

如今,改革开放四十年了,我家那种贫苦拮据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我的两个孩子也不会像当年的我,为没钱买一套小人书而无奈纠结,小人书已淡出今天孩子们的视线。他们想买什么书,我总是第一时间满足他们,让他们的童年不能留下什么遗憾。今天的孩子们,之所以有好的条件,能够快乐地学习,幸福地生活,这都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实惠。

是的,改革开放,让我和我的孩子们,正走在奔往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上。


上一条:网购藏品连环画被骗 民警跨省抓    下一条:百组佳作亮相“讲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