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说自画 | 张培成:从连环画创作讲起
来源:上海中国画院   2018-08-17 10:45:31

编者:张培成老师平日里除了画画外,喜欢翻阅画册;不论中国的还是西方的,从汉代画像砖、敦煌壁画、金农、齐白石到毕加索、马蒂斯……大师们的作品风格迥异、流派不同,给了他许许多多创作的灵感。“ 我喜欢壁画的朴素感、历史感和力量。艺术最本质的就是力量。”这也成为了张培成在当代水墨艺术表现上最本质的追求。而对于当年作为其艺术起点的连环画,他也有话要说——


我最初的创作是连环画。最早被印在刊物上的也是插图与连环画。记得在中学时代贺友直的《山乡巨变》是我当初最重要的美术阅读之一。当年中学生的我还自己找了篇短小说,创作起连环画,尽管只有6幅,画了几个月终于还是画不成。因为别看巴掌大的一幅画,它却包含了除色彩之外的所有绘画语言的要素。对于一个中学生的我,而且眼睛已经有点挑剔的我,自然无法胜任。


根据周立波的长篇小说改编创作同名连环画《山乡巨变》,由著名画家贺友直绘,1961年7月—1965年3月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青年时期的张培成在写生途中留影(摄于上世纪70年代)


写意水墨人物画,是一个走在钢丝上跳舞的活计。没有对人物结构、动态形象的了熟于胸。那支毛笔触碰纸上时还在迟疑不决,何以落笔洒脱?何以纵横恣肆?于是早年的连环画创作的“前科”,让我能勉强应对。而且随着岁月的磨炼,这种能力并未退化居然旁出枝桠,别出蹊径。但它最初的种子确实就是连环画。


《神灯》 张培成绘 少年儿童出版社 1983年6月


《封神榜 之 妲己乱朝》 张培成绘 希望出版社 1985年9月


上世纪80年代我画过一本彩色连环画《孔雀东南飞》,我尝试吸取壁画的效果创作获得了圈内的好评。不料为连环画所作的技法探索,一直让我受用至今。当前的《涿鹿大战》、《火药的发明与应用》等等的大创作中许多手法都是当年连环画技巧的延伸。今天我们时常会听到有人会对早年画过连环画者发出非议,我觉得问题不在连环画,这在于画家对作品气局的把控上,在于画家的艺术素养的品味上。纵观美术史上世纪初欧洲画坛上马蒂斯之类的大艺术家为书籍作过插图的比比皆是,陆俨少、程十发、刘旦宅也都作过连环画。


创作于1984年的《 孔雀东南飞 》插图


《涿鹿大战 》张培成 2017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火药的发明和应用》张培成 2016年


翻开30多年前的旧作,显然拙笨的技术,幼稚的笔触露了出来。但是每个人都有穿开裆裤的时候,他的天真朴实也有可爱的一面。好在我是一个不安分的画者,不喜欢抱着一个图式定终生,那是枷锁会很累,我愿随性而舞。随性让我愉快,愉快让步履轻快。


上一条:谈艺录 | 施大畏:我与“小人书    下一条:“讲中国故事——第五届全国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