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三位名画家原来都画过“连环画”
来源:文汇 作者:范昕   2018-07-23 12:49:04

01.jpg

上海中国画坛举足轻重的三位“老炮儿”联袂办了个意味深长的小展览——“书的记忆——韩硕、张培成、施大畏连环画插图作品展”,就在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

说它“小”,一是因为展品尺幅小,都是方寸之间的连环画插图,二是因为这些插图似乎只算得上这三位画家漫长艺术创作生涯中“小品式”的作品。说它“意味深长”,则是因为展览恰恰唤回了当今画坛稀缺的一种品格——深入生活,体味百姓大众的真情实感。展览汇集的百余件韩硕、张培成、施大畏创作的连环画插图作品,尽管不少对于观众而言是第一次见到,作品中流露的对于生活的感悟却令人倍感亲切。

“办这个展览,有不忘初心、温故知新的意味。”施大畏告诉记者,连环画插图是他和韩硕、张培成早年踏上艺术之路时创作得较多、也共同喜欢的艺术形式。展览主题之所以定为“书的记忆”,“一是指为图书创作插图坚持数十年,书已慢慢变成我们的记忆,二是感念书本给予我们的知识与素养”。当时画连环画有个规矩,拿到脚本必须下生活。在施大畏看来,那正是一种鲜活的生活积累,成为可贵的创作源泉,指引着今天青年艺术家的创作该往哪里走。

02.jpg


用脚步丈量方寸,用深情揣摩人物,他们画连环画,下的都是大功夫


“自1978年调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任创作员以来,我便与连环画和插图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绘制连环画和为文章插图,是我们这一代美术创作者的特殊经历。连环画的制作是一件平凡又辛苦的力气活,而各种报刊、杂志又都是我们插图创作的学艺沃土——尽管它只占据一篇文章的小小角落,恰是这个‘豆腐干’般的一角,为当年热爱绘画的我打开了一扇又一扇做梦的窗户,并由此走向更为广阔的艺术天空。”施大畏告诉记者。


03.jpg

▲施大畏创作于1978年的四幅写生人物画


此次展览中,施大畏创作于1978年的四幅写生人物画格外引人注目。施大畏坦言,“这四张写生,都是为了创作连环画下生活搜集素材所画。画《暴风骤雨》,到了元茂屯;画朱德,到了井冈山;画李自成,到了陕北……那年我28岁。当年下生活的创作极其艰苦。没有照相机,拿着一张介绍信、一支画笔就出发了。经常一待就是一两个月,和当地的老百姓们一边拉家常一边画画,最后笔下的写生人物都和我成了朋友。”


“我最初的创作是连环画。最早被印在刊物上的也是插图与连环画。记得在中学时代贺友直的《山乡巨变》是我当初最重要的美术阅读之一。当年中学生的我还自己找了篇短小说,创作起连环画,尽管只有六幅,画了几个月终于还是画不成。”张培成回忆道。“别看连环画只有巴掌大小,它却包含了除色彩之外的所有绘画语言的要素。我日后常常画的写意人物画,是一个走在钢丝上跳舞的活计,没有对人物结构、动态形象的了熟于胸,哪里敢落笔?而给我这种能力的最初的种子,就是连环画。”


04.jpg

▲韩硕的连环画


“我的第一本连环画创作于1963年,当时我18岁,是和我的小哥韩伍合作的。”韩硕的连环画起点,距今已逾半个世纪。在他看来,连环画创作很能锻炼一个画者。培养创作能力的最佳方案之一就是写生+连环画+创作。“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说,它是训练构图、透视、人物造型、动态表情等方面很有效的手段。每幅连环画的脚本时常只有短短一行字,对于字里行间的理解、感受,决定了画的味道。这是一种再创作。”


在作家孙顒眼中,中国的连环画插图创作,从最狭义的角度说,是画家经历严格的写实考试的路径。“古今中外的绘画艺术,精彩纷呈,留下的传世精品,难以胜数,艺术表现形式,用令人眼花缭乱形容,绝不为过。在我看来,大道至简,还是有一些基本的要义,是绕不过去的。其中一条,当然是写实的基本功。没有写正楷的本事,就能写好王羲之般的草书?”


同以连环画为创作起点,却又在日后漫长的艺术探索中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


深厚的写实功力,是韩硕、张培成、施大畏这三位画家共同的特点。细细观赏他们的画作,人们又同样能发现,他们的个性与艺术追求,在早期创作连环画时便有所不同。


05.jpg

▲韩硕创作于1986年的连环画《水葫芦在叫》


韩硕的画是温文尔雅的,富于温情的浪漫。且看此次展出的《水葫芦在叫》,这是韩硕1986年为任大星儿童题材作品创作的一组连环画。很多时候画中只有两个人,如何让画面看起来不枯燥,韩硕着力于画出人物之间的情感语言,每一幅画中,人物都有眼神的对视,即便人物布局相似,他们彼此对视的感觉却都有微妙的差别。


06.jpg

▲张培成创作于1984年的《孔雀东南飞》插图


张培成的画,用他自己的话说,像是“欢乐片”,他认为画画就应该是愉快状态下的心性流露。他的连环画善于从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他那创作于1984年的《孔雀东南飞》插图,活脱脱是中国古代壁画的微缩版,有着绵长洒脱的线条。而他今天为人们所熟悉的《涿鹿大战》等大创作中,许多手法都是当年连环画技巧的延伸。


07.jpg

▲施大畏创作于1983年的连环画《关羽》


至于施大畏的连环画创作演变,似乎最令人意外。他早期的作品如《密林擒敌》《关羽》,画面繁复,人物写实,线条颇有些仙风道骨。渐渐地,他开始了天马行空,求其神似而忽略形似,侧重的是人物的精神状态,在一种悲情的戏剧张力中拓展着自己的艺术探索。“我和韩硕、张培成彼此相识四五十年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琢磨,怎么互相竞争,互相学习,探讨今后我们该怎么往前走。”施大畏说。


08.jpg

▲施大畏创作于1984年的连环画《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与此次连环画展同期于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举办的,还有“生活·源泉——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写生作品展”,共展出60余件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创作的写生作品。展览从“艺术来源于生活”的角度出发,展示画院画师多年来深入生活的所见所得。在这些写生作品里,人们既可以领略到名山大川的雄浑气象,异域风光的旖旎绚烂,亦可感悟到一草一木的勃勃生机。


上一条:静安区大宁剧院品牌连环画精品展    下一条:韩硕、张培成、施大畏连环画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