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乡亲缅怀我国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
来源:浙江在线   2016-03-18 09:04:24


  (浙江日报记者李月红)按照正常的安排,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连环画泰斗、宁波籍画家贺友直先生将会二度回浙,参加自己家乡的两个画展。虽赴沪六十载,先生是爱故乡的。生前,他会见的最后一批客人,也是来自宁波美术馆。

  3月16日,这一切戛然而止。当晚20时30分,先生在上海瑞金医院病逝,享年94岁。

  “画匠”事了拂衣去,旧时风情画里寻。3月17日,来自北仑、宁波的家乡人分赴上海悼念;他的昔日同行向本报记者送来与先生交往物件寄托思念……一代大师的谢幕,引起我们深情怀念。

  “压箱底的东西”给了宁波

  3月17日上午,打通宁波美术馆副馆长张维萍的电话时,她正在去上海的路上,代表美术馆去祭拜这位老人。电话里,张维萍的声音有些哽咽:“本来先生和宁波美术馆有一个约定:有生之年,在家乡办一个画宁波的展览。现在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

  自宁波美术馆开馆之初,每年贺老回家乡时,张维萍都会赶赴北仑看望先生。家乡能够建起一座美术馆,先生很高兴。他曾考虑过给家乡美术馆捐赠作品,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作品,一是他觉得好作品大多已捐赠给上海美术馆,二是他认为捐赠给家乡的作品一定是要画故乡的。

  去年5月,张维萍意外接到先生主动打来的电话:“画准备好了,我想捐赠给你们。”原来贺老正在宁波参加读书节活动,带来一套新作《画说宁波》,共22幅,还有4幅准备明年交稿。张维萍很感动,提出向先生象征性地付一点捐赠奖励。先生只是说:“我不要,你们为我办一个展览、出一本画册就够了。我是画小人书的,出小人书就够了,不要铺张。”

  为了这个约定,宁波美术馆5月中旬将举办以《画说宁波》为主题的展览,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作品。先生很开心,还特意叮嘱,展览一定不能叫“连环画展”,准确的叫法是“风俗画展”。

  3月16日上午,宁波美术馆负责人来先生家中取最后4幅画,未曾想拿到的却是10幅。这另外6幅作品,既有宁波风俗画,还有两张先生的自画像,一为《画画的时刻》,一为《成仙时刻》,这是先生人生中最惬意的两种状态:画画和咪老酒。这样,这套画作总共有32幅。末了,先生说:“我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回想起来,大有“人事了,拂衣去”的意味。

  “无论怎样,和先生的约定都会照样进行。”张维萍说,这些作品都将整理出版,在5月中旬展出。

  “我是地地道道的新碶人”

  在先生的家乡宁波北仑新碶街道,文化站原站长贺惠中是先生的本家,也是北仑区贺友直艺术馆馆长。

  在家乡,贺惠中是与先生接触最多的人。先生的桑梓情,贺惠中是最能体会的。在沪闯荡60多年后,老人思念养育他的故乡,委托贺惠中在祖宅新置了一处住房,每年在清明节、国庆节都会回来两趟,一住就是20多天。

  先生常说:“人老了,感情脆弱。我是地地道道的新碶人,童年、青年有10多年的时光是在北仑新碶西街的农村度过的,这为我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他是一位形象非常高大的老人。”贺惠中动情地说。他为家乡创作出《新碶老街风情录》;他把画展办回家乡,热情邀请国内外众多知名画家了解这里。2011年,先生获得“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他转身就将10万元奖金交给贺惠中,请代为捐赠给新碶小学,用于资助困难学生。

  在绘画作品都以“方尺”计价的年代,先生一如既往喝着老酒、画着小人书;在老版连环画手稿也拍卖到千万元时,他毅然将上千份手稿全部“捐脱”。他说自己“不眼红、不攀比、不妒忌”,“因为自己明白自己”。

  这种桑梓情,沉浸在先生的一生中。17日下午,贺老先生的旧友、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老编辑杨德康找到本报记者,带来了一些珍贵的手稿复印件和先生在浙交往图片,其中便有许多年前先生为西湖民间故事精心创作的手稿,济公形象栩栩如生,故乡情深跃然纸上。

  “自己就是小人书画匠”

  先生九旬高龄仍笔耕不辍,2012年凭记忆画了《儿时玩耍》54幅作品;2013年创作了54幅洋洋大观的《走街穿巷忆旧事》;今年他又再度创作完成32幅《画说宁波》……他用一支笔,描绘了一个世界,丰盈了数代人的童年。

  先生常说:“我自己做工、当学徒、当兵,从社会底层上来,看的都是社会底层的东西。别人赞誉的泰斗、大师都不敢当,自己就是一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小人书画匠。”

  他有一幅自画像:夸张的长耳朵,一对睿智犀利的眼睛,从眼镜上方审视人间万象,似乎一切尽收眼底,又将一切放诸笔端。这是他对艺术的态度:从生活中捕捉感觉、从传统中寻找语言、从创作实践中发现自己的“线描风格”。

  为了创作反映农村变化的作品《山乡巨变》,先生直接奔赴湖南“下生活”,和农民一道,一样地吃喝拉撒。先生在多年后总结经验说:“画连环画最终要表现生活。生活从哪里来?从仔细观察中来。”

  这种对艺术探索的不懈追求,如先生名字般,一往“直”前。中国美院教师、画家王犁告诉记者,当年在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时,新加坡国宝级诗人潘受在画展开幕式上说,贺友直小学毕业,能画到这种程度,说明他一生追求,永未毕业。先生听后欢喜,便请人刻了一个章,放在案头作为座右铭,即“永未毕业”4个字。

  的确,在艺术创作道路上,他永未毕业,也永不老去。

  

贺友直简介

  贺友直,1922年11月生于宁波,著名连环画家、线描大师。他自学绘画,从1949年起创作百余本连环画,著名作品有《山乡巨变》《小二黑结婚》《李双双》《朝阳沟》等。他是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在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山乡巨变》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作。在那个时代,贺友直的连环画、齐白石的变法丹青、林风眠的中西妙合、潘天寿的文人画变体、李可染的长江写生等,共同构成的美术浪潮震动美术界。 


上一条:《山乡巨变》人未变 走街串巷忆    下一条:贺友直 守住小人书 只把这浮生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