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连环画人的真实情感——记连环画家徐正平
来源:http://www.lhhart.com   2015-08-14 12:09:01

  说起徐正平,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是,说起他画过的连环画,知道的人就多了。连环画《三国演义》里的《桃园结义》《捉放曹》《凤仪亭》就是他画的。艺术圈子里,有不少人被大家熟知,而他们的作品却无几人能识。而徐正平则是因他的作品而闻名,我想他会为此而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这正是一个艺术家的心愿。

  老画家一生钟情于连环画艺术,几至痴迷。他在2008年6月中风,经抢救,落下记忆力衰退、行动不便的后遗症。然而,当年10月,美协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召开大型连环画研讨会,天气炎热,路途遥远,不曾想,徐老一个人,柱着拐杖,坐着公交车来到文艺会堂报到。众人见他步履蹒跚,劝他不要参加会议,他执意不肯,坚持和大家一起赶到宝山会址。他说:“听说有关于连环画的研讨会,我心里高兴,兴奋!对这样的活动我有兴趣,我要参加,看了这样的场面从心里开心!”朴实的语言,吐露了老艺术家对连环画事业的一片忠诚。

  朴实无华正是徐正平为人处世的一贯作风。徐正平江苏阜宁人,生性憨厚。1937年正月初五,他15岁,在孔夫子牌位前拜师汪逸飞,由舅爷写下关书,言明生死不管。他和赵宏本是同门师兄弟,排行老四。说到那时候学画,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没有毅力是不行的。学徒刚进门,都是在工余时间自己偷学。当时汪逸飞开了一个“民众书局”,书局里人才济济,能编能画水平高,是当时同行中实力最强的。徐正平一进书局,和大多数学徒一样,先要打杂,装订书、用牛皮纸包书、去同行那里送书拿书,还要常常跑邮局打邮包,往天津分局寄书,整天忙忙碌碌。徐正平就利用上厕所的一点时间上徐一鸣家看他作画。他经常偷着去看画的人家还有汪玉山、汪剑虹……晚上歇工后,他就赶紧自己铺开纸画,先学画衣服花纹和背景,后来渐渐地学画人。刻苦勤奋,是每一个有志向的年轻人的共同点。17岁那年,徐正平画成了他第一本连环画书《复镖仇》。

  抗战时,日本人打进闸北虹口,书局关门,徐正平离开书局。为了生活,他去拉黄包车,到码头扛包子。一天活干下来,拖着疲惫的身子,他还坚持练习画画。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抗战胜利。1946年春,他回到书局,帮汪玉山画背景。一本《罗斯福》出版后轰动一时,当时四大名旦之一的陈光镒见了,就要求书局老板请徐正平过来为他画背景。

  解放后,他和众多的连环画同仁一起走进了出版社,在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政策引导下,走上了一条正确的文艺道路。他被上海人美社分在历史古典创作组,专心创作历史题材连环画,他先后创作《火牛阵》、《团员之后》、《岳家庄》、《王佐断臂》等连环画。他以朴实的画风,谦和的性格,和众多的画家合作完成了不少作品。

  87年他退休了,可是他对连环画的痴情不变。当年他创作连环画追求质量,琢磨人物内在性格,一点一划不肯马虎。他在自己的本子上一笔一划记着一副对联:“台上笑台下笑台上台下笑诺笑,台上人台下人台上台下人看人。”他将自己的连环画创作比喻为在台上演戏,严于律己,一丝不苟,视读者为衣食父母。当前连环画处于一种尴尬境地,他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所以当他一听说有关连环画的活动,不顾年迈多病,执意要来看看。到此我们不难理解他对连环画的执着感情。老一辈连环画家的敬业精神令人敬佩。

文/一张

上一条:不该被淡忘的人——谈连环画家罗    下一条:跟踪追击寻高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