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藏了20000多册连环画
来源:磐安新闻网   2015-07-23 09:37:26

一位私营企业厂长,有着不一般的爱好,办公室的书柜,家里的3个房间,全部摆放着连环画——

他,收藏了20000多册连环画

陈兴多正在翻看连坏画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一拨人,大多数对连环画(俗称“小人书”)有温馨美好的记忆。要知道,在那个电影一年看不上几场,更不知电视、电脑、手机为何物的年代,几分钱、几毛钱一本的“小人书”就是少年儿童最初汲取知识的一个重要载体。可以说,很多人头脑中的历史典故、民间传说、古典小说的情节人物,往往是从“小人书”中得到的。捧一本巴掌大小的图文并茂的“小人书”,津津有味地看着,是常见的大众文化景象。

  时过境迁,随着现代文化生活的不断丰富,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各出版社先后停止出版发行“小人书”,当年流行一时的“小人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连环画收藏爱好者、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曾经说过:“‘小人书’造就了这么一代人,他们揣着支离破碎的知识,憧憬着灿烂辉煌的未来,装着化解不开的英雄情结,朝着一个大致确定的方向,前进了。”崔永元所指的这一代人,儿童期和青春期恰恰是与中国连环画创作高峰时期相吻合的那一代人。

  1962年出生的新渥镇祠下村陈兴多就是崔永元所指的这一代人中的一分子,他从小酷爱“小人书”,收藏“小人书”,多年来从未间断,几乎达到痴狂的程度。目前,他已经收藏了价值40多万元的20000余本“小人书”,成为这个特殊领域的“收藏达人”。

  嗜书如命,少年时擅自拿家里

  钱买“小人书”,被母亲揍了一顿

  与许多同龄人一样,少年陈兴多虽然学习不是很上心,但对连环画却是无比钟爱,离家大约3里地的供销社是他最喜欢光顾的场所,因为那里有一个柜台专门摆放新出版的连环画。陈兴多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处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生活相当拮据,因而没有更多的零钱给他买连环画,所以,站在柜台边也往往只能饱饱眼福。

  有一次,陈兴多像往常一样又在供销社摆放连环画的柜台前驻足,发现了一本新出版的连环画《红灯记》,让他眼前一亮,无奈囊中羞涩,口袋里只有2分钱,虽然标示价格仅为0.22元,但还是相差0.2元。要知道,当时鸡蛋每只仅为五六分钱,2角对于小孩来说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哪里拿得出钱呢?只得作罢,悻悻回家。但回家后,陈兴多总是心情不定,一方面被钱困扰,苦于没有来钱的“门路”;另一方面,又怕迟了让其他人买走,因为在当时购买力低、销售量少的情况下,同一本书往往不会进大量的货,脱销是很正常的,真是纠结。隔不多久,陈兴多又去了供销社,还好,没有被人买走。前前后后,为了这本《红灯记》,陈兴多去了三次供销社。

  陈兴多心有不甘,就在家里翻箱倒柜,结果有了意外收获,在母亲的枕头底下找到了2角钱。他如获至宝,赶紧到供销社买下了这本《红灯记》。他像得到宝贝一样,在家里如饥似渴地阅看着刚买的连环画,结果被母亲发现了,在严厉的追问下,只得如实“招供”。为此,陈兴多挨了母亲一顿狠揍,还不给吃晚饭,算是进行惩罚。不仅如此,母亲还把连环画《红灯记》以0.2元的价格转卖给了一邻居小孩,这让陈兴多无比沮丧。“什么时候我自己有钱就好了,可以随心所欲地买上很多喜爱的连环画。”受到委屈的陈兴多心里暗暗地想。

  学木雕,自学绘画,一本“小

  人书”就是一位不见面的老师

  迫于生计,陈兴多初中毕业后即开始学习木雕技艺,这项需要一定绘画基础的行当对于10多岁就开始自学画画的他也算是发挥了特长。三年后,长进颇快的陈兴多开始独立揽活,这一年他刚好19岁。如今,陈兴多在冷水镇创办了一家有20多名员工的尚品红木厂,还在县城和东阳市南马镇各设有门市部,业绩良好稳定。

  多年来,陈兴多一如既往地收集连环画。记者在他的众多藏品中发现了两个有趣的现象:一是同一题材的作品往往有多种版本。像《三国演义》,陈兴多收藏了规格、纸张质量、印刷风格各不相同的6个版本;《铁道游击队》则有5个版本。陈兴多介绍,之所以收藏不同版本,是因为每个版本出版时间有先后,出版社不尽相同,作者也往往不同,这样就有不同的创作流派和风格,从中可以对比、评判创作水平的高低、优劣,遴选最佳作品为我所用。“每本连环画都有一位或数位作者,其中不乏书画名家,我画画以自学为主,每一本连环画就是不见面的一位老师,老师越多,学习的对象就越多,进步也会更大。”陈兴多说。陈兴多的绘画水平在业界颇有知名度,笔划清晰,形态传神,其作品可直接应用于红木家具雕刻。二是电影版本的连环画数量不多,因为它缺乏毛笔、钢笔、铅笔等绘画工具清晰明快的线条元素,不太能在工作中学以致用,所以,陈兴多总共只收藏了10多本。

  经过长期的学习和实践,陈兴多的绘画技艺得到不断提升,在业界有了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他曾为一组以《水浒》系列为主题的高档红木沙发绘制《梁山108将》图案,厂家出价2万元作为酬金;还有,一幅他费时1个多月创作的大型绘画作品《三国演义》,长10米、宽1.1米,气势恢弘,效果震撼,有厂家愿出4万元购买“著作权”……

  痴心不改,办我县第一个连

  环画博物馆,是他的最大梦想

  “《李双双》(60开、32开各1本)、《长生殿》、《努尔哈赤与紫薇夫人》、《李家庄的变迁》这5本连环画是花490元从‘孔子旧书网’购买的,刚刚由快递员工送达,充实了我的收藏,而这些书出版时的价格都在每本二三十元,经过藏家转手,价格就提高了许多。”陈兴多边拆着包裹边对记者说。

  如今,随着连环画收藏数量的不断增加,陈兴多除在办公室的书柜上摆放上千册之外,还在家里腾出3个房间摆放,只见橱柜、箱子、桌面各处都叠放着连环画,20000余册的藏书俨然组成了座座“书山”。在这些连环画藏品中,最值钱的数宣纸印刷的现代戏剧连环画典藏本(包括《红灯记》、《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共8册)全套进价5000元,制作精良,每册附有演出光盘,确为上品;最小幅面的是《鸡毛信》等一个系列10本,硬皮封面,仅扑克牌一般大小,非常可爱的“袖珍版”;增值幅度最大的一本《云翠仙》(《聊斋故事》之一)1983年出版时价格仅为0.23元,购进价达到了1900元……为了丰富藏书,陈兴多不遗余力,光近几年就已投入15余万元。

  “少年时的梦想正在追寻和延伸。”陈兴多被母亲转卖的连环画《红灯记》经过多方联系,现已重新购回,弥补了长期以来的缺憾,可惜当时仅0.22元的价格如今却要花270元。记者看到,这本薄薄的《红灯记》1970年9月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属第一次印刷,页面完整,品相良好,封面、封底各盖一枚“无锡县红旗公社红旗小学革委会图书室”印章,目前是稀缺本。

  “有了如此规模的藏书,我酝酿着建设一个连环画博物馆,并正在朝这个理想目标努力,目的是更好地保留那段特殊历史的印记,为我县正在发展的旅游产业增加一个新项目,让图书发挥应有作用,更好地为社会服务。”陈兴多充满期待地说。

  链接:我国现存最早的连环画,是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漆棺上的时属西汉的连环画《土伯吃蛇》和《羊骑鹤》。

  我国影响最大的连环漫画,是张乐平画的《三毛流浪记》。作品于1947年在上海《大公报》发表后,读者先后发起组织“三毛基金会”、“三毛生活展览”等活动,并编演话剧和木偶戏,以至拍成电影。

  我国连载时间最长的连环漫画,是叶浅予画的《王先生》。作品最先发表于《上海漫画》,后分别发表于《上海画报》、《时代漫画》等报刊,先后连载历时10年。


上一条:500余本红色题材连环画免费进社    下一条:男子收藏2万余册连环画 2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