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布局动漫路径出新
来源: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2014-12-26 15:12:49


  作者:马莹

  《动漫蓝皮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2014)》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动漫产业产值2005年不足100亿元人民币,2010年增长到470.84亿元,2013年总产值达870.85亿元,预计2014年将达到1000亿元。动漫已成为横跨出版、影视、演出、新媒体、玩具、服装、游戏、主题公园等衍生产品,以动漫形象和品牌串联成的一个整体产业链。

  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加速融合发展的当下,转型升级中的出版传媒企业,纷纷看好动漫产业的巨大市场。

  三大路径促进二者融合

  中国版协少读工委原主任海飞有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把文化比作浩瀚的海洋,出版就像奔腾的波浪,动漫就像美丽的浪花。今年是HelloKitty诞生40周年,这个简单的卡通形象,从1974年诞生之日起,通过周边产品开发和形象授权,成为全世界最知名的动漫产业形象,同时为日本三丽鸥公司每年赚取超过5亿美金的收益。

  国内出版业对于动漫产业的布局早已开始,今年出版与动漫的跨界融合呈现三个特点:一是由出版动漫图书、同名动画片抓帧书的“单兵作战”模式,过渡到以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战略合作为主流发展模式;二是由出版传媒企业跨媒体、跨行业寻求合作伙伴,多元发展;三是出版企业增强动漫品牌意识,投入资本通过动漫授权构建动漫产业链。

  11月22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与法国著名动漫公司达高集团签约,双方就“小猪波波飞系列”达成360度全方位合作,计划投资拍摄波波飞的动画片,并对衍生产品进一步开发。8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斥资百万,与俄罗斯最大的系列动画片品牌《开心球》战略合作,计划在5年内出版至少100种原版引进《开心球》绘本图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李永强表示,《开心球》品牌高度的文学价值和社会责任感,与人大出版社的出版导向和品牌形象一致,成为了二者携手合作的契合点。

  除了以单个出版项目为核心的合作,还有跨媒体、跨行业的整体合作,拓展传统出版的动漫产业新空间。今年3月,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开发多品种多样式的图书绘本产品和动画产品,凸显动画新项目的营销、衍生品开发等产业链的打造。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拥有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动漫资源首选权并以该厂授权的相关动漫要素开发衍生出版物,并介入动画片的拍摄,与上海美影厂共同开发动画产品。

  9月,安徽出版集团旗下时代漫游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全球立体拼图玩具的领导者乐立方成为品牌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将对立体拼图玩具与互动电子书、绘本图书以及乐立方各项创新玩具领域进行捆绑整合。中南传媒旗下广州天闻角川动漫有限公司与国内知名企业展开跨界合作,代理“剑侠情缘”、“秦时明月”小说、画集等策划出版及周边商品的开发生产,并与上海晨光文具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文具与动漫的跨界合作。

  今年BIBF期间,腾讯文学和吉林出版集团充分挖掘各自的平台功能,达成原创漫画改编、中文简体图书出版及相关的游戏、动画等一系列产业链的全方位合作。据了解,双方首轮合作为腾讯文学的两部明星作品《择天记》、《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纸质漫画图书和小说图书的制作已在吉林美术出版社启动。腾讯文学将发挥腾讯平台资源优势,保证纸质出版产品向网络用户的推送。

  动漫品牌授权正逐渐成为动漫行业发展的核心一环,出版企业更加具有长远意识。不久前,凤凰教育出版社旗下凤凰国际出版有限公司获得包括迪斯尼、孩之宝、芝麻街工作室在内的13家公司的卡通形象出版许可授权转让,涉及25个产品系列,HelloKitty、维尼小熊、海底总动员、蜘蛛侠、美国队长等100多个卡通形象,以及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全球217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版许可。

  以数字动漫切入辐射产业链

  近年来,以网络动漫和手机动漫为代表的新媒体动漫表现出强劲的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已成为我国动漫产业的新增长点。这股潜力来自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在2014年为2818.8亿元,2015年将达到4252.7亿元。

  数字动漫的未来必然是跨界发展。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副总经理向黎生分析,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可以预见,未来3至5年,中国动漫可基本完成全数字化或移动终端的转变,动漫所承载的文化内容将扩散到百姓生活的各个方面,动漫也因此成为中国文化传播的一个主要载体,动漫产业与传统行业的融合必将越来越紧密。

  目前,各方机构的动漫业务开始在移动互联网上蓬勃发展,如搜狐、腾讯等传统互联网平台纷纷涉足动漫业务;腾讯为用户提供动漫内容及动漫数字衍生品的红钻业务已成为腾讯动漫的收入支撑点;知音漫客、漫友等传统CP以网站、客户端等形式拓展无线市场。

  出版传媒企业立足内容,也在数字动漫领域试水,向产业链辐射。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的中华动漫资源库项目是由出版企业与漫画人联手打造的原创漫画出版资源库,建成后主要有3方面功能:一是自主推出中华民族原创动漫产品;二是借助漫画素材与动漫技术的结合,保护优秀漫画文化遗产;三是形成民族动漫创作的资源供给平台,并将业务扩展到新媒体产品、数字出版、影视创作等领域。11月14日,知音传媒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将投入4.4亿元用于知音动漫产业链的建设项目,形成涵盖“动漫原创、期刊及数字出版、图书出版、动画、游戏研发与运营、动漫周边产品开发、动漫形象授权”各环节的有效的动漫产品销售及营销网络。

  刚刚闭幕的第八届亚洲青年动漫与数字艺术大赛由贵州出版集团公司参与承办,以大赛为契机,贵州出版集团公司收购贵州亚青动漫科技信息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了北京动漫科技数字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开发搭建“(贵州)亚洲青年动漫复合型新媒体数字出版运营平台”。针对亚青赛资源、创新型的动漫数据库,实现亚青动漫内容的复合型数据库存储管理、发布、版权管理、产品销售等功能,建立面向国际的动漫版权交易平台。贵州出版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彭晓勇评价,移动互联时代,阅读方式的改变向出版业发出了挑战,也催生出版业自身的变革,该集团希望通过打造亚青动漫复合型新媒体运营平台,探索构建数字出版商业模式。

  冷思考

  国家政策向文化产业倾斜以及各级政府给予的行业优惠和补贴,使得动漫产业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但欣喜的背后,仍然存有隐忧。

  比如,在政策鼓励下,动漫产业园区遍地开花,全国有近百个动漫节、动画节、游戏节,难免雷同。在表面的繁荣背后,是急功近利的心态和行为。再如,扶持政策在实际执行中往往偏重于动漫的数量而非质量。有地方政府规定,本地生产的动漫只要在电视台播放就可以按长度领取补贴,导致有的动漫企业为了获得政府补贴不惜拉长动画时长,拍出上千集,哪怕是在半夜的垃圾时间播出,照样拿补贴。

  动漫产业的千亿蛋糕,出版作为动漫产业链条中的一环,能在其中占有多大比例?据业内人士估计,我国动漫产业包括图书音像、动漫作品的播映和衍生产品,在这个庞大的产业链条中,图书所占的比重微乎其微。与动画制作相比,动漫图书在规模和影响力方面远远不及,且享受的政策扶持也没有那么“给力”。动漫是一个产业链条,缺少任何一环都发展不起来,无法形成庞大的市场。综观国内动漫图书,单品种孤军奋战的多,如果想成功操作一个动漫选题,成本高、投入大,单项收入较难打开局面。

  从产业生命周期看,中国动漫出版目前正处于从幼稚期向发展期转变的过渡阶段,期待更多转型升级所带来的质量和效益提升。

  (链接:本报2014年10月10日1版《出版游戏联姻“钱途”可期尚需冷静》,10月24日1版《音像电子出版业十年沉寂期媒体融合能否凿开坚冰?》,12月5日1版《资本驱动版权运营促“书影合体”》)

上一条:杭城学子用漫画“探秘”杭州    下一条:为传统艺术注入现代传播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