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书挺值钱 上海版《三国演义》能卖20万元
来源:来源:今晚网-今晚经济周报   2013-07-10 19:19:10

 

  天津市文博学会连环画藏馆馆长贾世涛:

  别让“小人书”在我们这一代消失

  近几年,一些题材、品相均属上乘的连环画经常以上万元成交,有些精品甚至是一书难求。

  在天津就有许多喜欢小人书收藏的玩家,他们不但自己收藏,还形成了一个圈子,互相交流收藏心得,不定期组织联谊会,传播小人书收藏文化。贾世涛就是其中的一位,提起小人书在近几十年的兴衰,天津市文博学会连环画藏馆馆长贾世涛指出,虽然小人书不可能再像七八十年代风靡全国,但因为它是集绘画、历史、文化、收藏、投资多功能于一身,因此小人书的收藏价值不可忽视。在他看来,小人书已经跻身继瓷器、书画、钱币、邮票之后的第五大收藏类别。连环画正在以其不断上涨的收藏价值和历史文化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连友”及藏家的不断关注。

  通俗读物蕴含丰富文化内涵

  “如果说有关‘小人书’的收藏正悄然升温,其文化魅力引人关注,可谓恰如其分。”资深连环画收藏家、天津市文博学会连环画藏馆馆长贾世涛告诉记者,从近来国内各大拍卖活动和收藏市场的交流情况看,有关连环画的收藏、交流及投资热度不断上升,其爱好者队伍也逐年扩大,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成为“连藏”爱好者大家庭的一员。“以连环画为核心的交流会、研讨会也非常多,全国许多地区每年都有自己的交流会,天津地区也连续举办过很多年,这些交流会不但有本地的藏友互相交流收藏心得,还经常邀请其他地区的藏友参加,藏友们以小人书交朋友,互相丰富补充藏品。此外,国家政府也看到了小人书的文化价值,我就曾到北京参加过全国性质的连环画交流会,出席的有国家文化部门的领导以及多年从事连环画事业的老画家,从这个角度说,国家也认可并会继续扶持连环画事业。”贾世涛认为,收藏小人书不能光看经济价值,更要看到收藏小人书也是收藏文化。

  据估算,目前天津地区的连环画爱好者超过万人,许多人不仅热衷收藏早期出版的连环画,更多后加入者则开始收藏起新近出版发行的连环画。在当下的收藏品市场,连环画跻身于继钱币、邮票、书画、瓷器之后,已成为第五大收藏品类别已是不争的事实,并被业界所认可。

  贾世涛说,小人书蕴含丰富的文化价值,它还集绘画、历史、收藏、投资等功能于一身。“如果研究小人书发展史,就知道它的兴起兴盛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当时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连环画同年画一样成为社会影响力最大的一种通俗读物。翻看那时的连环画册,就会发现,几乎国内所有的著名画家都曾参与过连环画创作,各地的美术出版社也出版了一批又一批的经典连环画作品,并影响了几代新中国青少年的成长。因此,连环画是几代人儿时抹不去的记忆。”贾世涛指出,小人书的教育意义不可估量,其蕴含的丰富知识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这也是小人书为何在今天仍然有很多人喜欢的一大因素。

  “连友”推波助澜让“连藏”再热

  连环画在我国民间曾经保持着长盛不衰的神话,即便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特殊的年代,小人书也一直在大量出版发行,甚至是每个家庭必备的休闲文化读物。改革开放后,小人书再度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出版和发行达到了历史高峰期,各地区涌现了新的连环画出版社和新生代连环画创作家。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由于一些出版发行机构的急功近利和国外“舶来”的卡通动漫、电子读物的冲击,国内连环画一度淡出人们的视野,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走过一段下坡路。

  然而短暂的沉沦不过10年,连环画收藏热又在民间悄然兴起。“从90年代中期开始,也就是在十多年以前到现在,国产精品小人书再度赢得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的喜爱,许多人痴迷、收藏、投资小人书,这种不离不弃让人感动。”贾世涛指出,不同的人喜欢小人书的出发点也不一样。“我身边有很多小人书爱好者,无论是老版还是新版,只要是精品,在市场上都属于珍稀品种,而且从小人书本身的绘画和保存程度说,都属于精品。当然,许多收藏小人书的人也会有想投资赚钱的想法,这可以理解,并且从一定程度上说,对小人书的发展和连环画的传播也有促进作用,扩大了影响力。”

  贾世涛告诉记者,尤其是最近几年,由于连环画在拍卖收藏领域的越发火爆,使得“连藏”爱好者的不断增多,又推升了新一轮的连环画收藏、交流、投资热。

  藏在津版连环画中的宝藏待人挖掘

  在中国连环画的发展史上,天津具有重要地位。深谙中国连环画发展史的贾世涛说:“天津是全国五大连环画基地之一。天津对推动连环画的出版和收藏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建国以后,天津连环画领域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个是人才引进、一个是获奖、一个是好作品层出不穷。

  1953年春天,天津成立了天津美术工作室,并任命张映雪为主任。1954年,天津美术出版社成立。1955年初,连环画创作开始步入正轨。女画家张鸾作为这其中少数几个有创作经验的画家,开始涉足连环画创作领域。此后,天津美术工作室、中联书店等并入天津美术出版社,因为社长郭钧不拘一格的选择人才,这使得不少著名画家可以进入到天津美术出版社开始创作连环画,这其中有中央美院来的刘传邺等6人,从杭州来的王永扬等5人以及从上海来的俞沙丁等9人。

  人才引进的成功,使得天津连环画作品在全国的舞台上崭露头角。1963年,在全国第一次连环画评奖中,天津的获奖作品数量排名全国第三,仅比上海和北京少。

  在创作作品上,天津连环画在不同历史时期也有各自时期的精品代表作。文革之前,天津出版社重点出版了两大系列连环画,一套是约请全国40余名画家创作的《聊斋志异》故事系列(共42本),一套是革命战争故事连环画系列。20世纪80年代,连环画创作开始重视中外现代题材以及一些名著,重要作品有《笨人王老大》、《唐人街上的传说》、《世界文学名著选读》(30余本)。天津重新出版了60本一套的《聊斋志异》,还有《义和拳》《神鞭》《战斗的青春》以及《血溅津门》等。1985年之后,出现了一些以中国画创作的连环画,如王书朋的《微神》、杜滋龄的《铁木前传》以及赵国经、王美芳的《王贵与李香香》等。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了适应读者对老版本连环画作品的需求,出版社再版了一些经典的连环画之后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

  “在中国的连环画发展历程中,天津培养涌现的艺术家之多、出版的优秀作品之多、获奖作品之多,在全国都名列前茅。”贾世涛表示,天津可以说是连环画艺术的沃土,拥有深厚的连环画文化底蕴,这对于天津的藏家来说,收藏连环画可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揣着年货钱买了小人书

  大年夜饿着肚子饱眼福

  在天津“连藏”圈里,大家都知道,贾世涛收藏小人书,是成了瘾的。他1966年出生,从小就特别喜欢小人书,“那时候小人书一毛来钱一本,可是家里根本没有闲钱让我买小人书,于是我就几天不吃早点,攒钱买小人书。攒上一个星期,才能买一本小人书看”。随着电视的普及,小人书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迅速衰退,可是贾世涛对小人书的情结却越来越深厚。“工作以后,自己有了点零用钱,就开始买更多的小人书,那时候不懂什么‘收藏’,完全是爱好”。

  不到20岁时,贾世涛的小人书就已攒到了五六百本。那时他已经不上学了,为了能有些收入,更重要的是可以名正言顺地看心爱的小人书,他便自己摆摊出租小人书。正式参加工作后,再看小人书似有不务正业之嫌。看着一大箱闲置的小人书,他几经考虑,最终忍痛处理了这些宝贝。再次和小人书结缘,是在手里有了闲钱以后。那时候,小人书已经卖到一两块钱一本了,是从前的十来倍。虽然有些贵,但他怎么也割舍不下这巴掌大的图书,于是就时不时买来几本解解眼馋,渐渐地又攒了许多。由于工作收入不高,贾世涛又再次把目光投向小人书的经营领域。尤其是在一次偶然机遇下,他拜北京连环画泰斗姜维朴先生为师,在姜先生的指点下,他正式开始了小人书的经营。

  姜维朴,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连环画报》编辑室主任、副主编、中国连环画出版社总编辑;他创作的连环画文学脚本《穷棒子扭转乾坤》获第一届连环画评奖文学脚本一等奖。姜维朴组织编创出版有《水浒》、《岳飞传》、《西厢记》、《志愿军英雄画谱》等连环画。他长期从事连环画的编辑、出版、理论研究及组织工作,为新中国连环画事业的领军人物。“我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拜姜老为师,老先生不仅向我传授了很多连环画领域的理论知识,还告诉我,小人书市场一定会回暖,尤其是经典老版本甚至会在未来成为人们争相抢购的收藏品。在老师的启发下,我才下定决心开设一家自己的小人书商店。”1995年,贾世涛开办了“老贾书屋”。 到2000年,他收藏的小人书已达到了三四万册之多。此时的小人书,价格已提高了许多。

  贾世涛开设书屋并非只为卖书赚钱,书屋还是他结交好友的场所,让他有更多机会在市场上得到珍品。开设书屋后贾世涛仍然不遗余力的收藏小人书,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年因为收藏小人书根本没有银行存款,有点钱就买书。在一门心思买书的过程中,也有不少让他心酸的故事。

  “记得在十年前,有一年春节的大年三十,那天上午我口袋揣着1000多块钱准备买点年货,下午好回家做年夜饭过年。当我经过鼓楼时,发现有一位老太太背着一箱旧小人书要卖,我一看书不错,品相也挺好,于是头脑一热,用手里的钱买了这箱小人书。”花了过年的钱,家里人还等着他的年货,这可让贾世涛犯了难。“当时我回到家,就找出了几十块钱,妻子花5块钱给儿子买了一挂炮,晚上吃饭时就买了瓶饮料。我看着实在是太心酸了,就到外面买了几个菜,可是菜钱却赊着没付。大年初一,有人给儿子100块压岁钱,我是拿着那个钱去结的账……”说起这些心酸的往事时,贾世涛至今仍难以忘怀,他也对妻子和家人能够这么多年一直支持他收藏小人书而由衷的感激。

  搜寻数年 终集齐整套津版《宋史》

  

  跟其他藏品一样,连环画收藏也有不少门道,一味的求全求多并非收藏小人书的正确途径,只有那些老版本、存世量少、真正画风精美以及特殊题材的小人书才有收藏价值。深谙小人书收藏之道的贾世涛在多年的经营和收藏小人书的经历中,也有很多淘宝的故事。比如集齐20本一套的天津1980年版《宋史》,就花费了他数年时间。

  “收藏小人书有不少讲究,尤其是在2000年以后,随着收藏市场的转热,小人书领域因为更多收藏投资者的进入,使得部分小人书受到热捧,尤其是那些存世量少的老版本,更加抢手。”贾世涛说,他也是从2000年开始有意识的收集老版本以及经典题材,并力求全套收藏,比如四大名著题材、战争题材。其中为了集齐一部《宋史》可费了他不少心思。“天津1980年版的《宋史》属于小人书收藏中的精品,我在2000年时就已经收藏了18本,独缺《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在市场上寻觅了很多年也难寻踪影。”

  这两本小人书的抢手之处在于其印量太少。贾世涛拿出一本历年小人书印量统计资料向记者讲解,“天津版《宋史》一共20本,其中有18本的印量都是20万册左右,只有《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分别只有1万册,30年的时间,1万本能够流传至今且能保证一定的品相在市场可是太少了。”为何一套小人书印量还有所区别呢?贾世涛告诉记者:“在当年还有一些计划经济的影子,小人书印刷可能会受到纸张的限制,而且一套小人书也并非整套一起发行,而是一本一本的先后印刷发行,这就导致一套小人书的不同册会有不同的印量。我估计《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在印刷时可能纸张有限,所以印量比较少,而且后来也没有再补印,也就造成了流通和存世量比较少。”

  经过数年的苦苦寻觅,在几年以前,贾世涛终于在上海发现了《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的身影。“前两年在上海有一个小人书交流会,很多参展者都属于‘以藏养藏’,在交流会上一方面出售自己的小人书,同时也向其他参展者交换或者购买自己没有的藏品。我在交流会上遇到一位上海的藏家,我看他展示的小人书水平很高,一看就是位资深的藏家。于是我向他询问是否有天津的《宋史》,对方表示有,这让我看到了希望,并继续询问是否有《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这次对方没有马上答复而是看了看我,问我为何想要这两本,我就诚恳的告诉他,我也是一位多年收藏小人书的藏家,并且来自天津,特别想集齐天津出版的这套《宋史》。对方听后就从书包里掏出了两本精心包装好的小人书,我一看正是我梦寐以求的《王安石变法》和《靖康之乱》。对方告诉我,天津的《宋史》中,就这两本最值钱,他不久前从市场上淘得本来就是想出售给有缘人,这次看到我这位来自天津的藏家,他决定转让给我。”最终贾世涛以一千元的价格买下,达成了他多年的心愿。说起这两本书,至今贾世涛仍非常高兴。“这两本小人书可是太难得了,由于印量少,市场上极难见到,堪称孤本和珍本,而且品相还特别好,能达9品以上,真是我收藏中最宝贵的一类藏品了。”

  老贾书屋 连环画的守护者

  

  在贾世涛的书屋内,记者还看到了不少小人书作者的手稿,“如果从经济价值角度考虑,名家的签名本和手稿,文化内涵和经济回报会更高。我收藏了一些,但对于我来说,并非只看经济价值,收藏和交流价值是我更为看重的。”贾世涛向记者展示了一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发行的战争题材小人书《八一风暴》作者手稿。“这套手稿是我几年前在上海买来的,大概每张几十元,全套是几十张。买回来以后就给很多朋友展示,有些朋友表示想购买,我从交流角度考虑,手稿对于小人书文化传播很有帮助,于是就给特别喜欢的朋友每人分几张,目前留在手里的并不多了。”贾世涛就是这么一位痴迷小人书而又不以小人书发财的实在人,提起他的书屋,也是老贾的一大骄傲。

  坐落在天津古文化街文化小城的“老贾书屋”,屋内宽敞明亮,书柜和书架上摆放着数万本不同时期出版发行的连环画,墙上挂满了文化界朋友的题字和照片,书卷气浓郁。《红楼梦》、《三国演义》、《东郭先生》、《陈真》、《霍元甲》、《燕子李三》、《少林寺》等品相好的连环画,吸引了众多连友驻足。老贾热情好客,在此结交了许多朋友。天津市连环画收藏协会的连友经常到“老贾书屋”议事、交流,这里成为连协一处重要的活动场所。每到周六上午,天津的骨灰级连友们不约而同地聚集到“老贾书屋”,贾世涛夫妇端茶倒水,热情招待,使大家流连忘返。书屋中,一幅大照片格外引人注目,那是贾世涛与中央电视台“名嘴”崔永元的合影。贾世涛笑着说:“崔老师也是铁杆‘连迷’,我们有机会也互相聊聊彼此的收藏情况,他最喜欢收藏经典电影类的连环画。”

  由于书屋办得有声有色,不仅吸引了众多的连环画爱好者,也使很多连环画家在此驻足。姜维朴、汪国新、王恩盛、施振广等均到此参观过。老贾还到上海、郑州、北京、沈阳等地考察,与出版社建立可靠的业务联系,同时也扩大了“老贾书屋”的知名度。各地连环画家和连友也都给予他热情支持和鼓励,王弘力、沈尧伊、赵静东、季源业、陈启智等书画名家还为他的书屋题字留念。如今,“老贾书屋”,被誉为津门的“小人书王国”,成为天津古文化街一个重要的文化窗口。

  分专题收藏更有收益

  随着“收藏热”的兴起,连环画收藏也愈发受到人们的关注,其行情也日趋看涨,而天津又是带动漫画收藏热的重点城市之一。作为一名有着多年收藏经验的连环画收藏者和业内资深人士,贾世涛表示,收藏连环画不仅是要保护这种逐渐被边缘化的艺术形式,更是希望通过收藏让连环画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促进连环画产业的新发展。伴随着收藏热的兴起,连环画逐渐受到重视和重新得到人们的喜爱,还掀起了再版连环画的高潮。一批名家名作被纷纷再版,《聊斋志异》、《一颗铜纽扣》、《李自成》、《创业史》等都被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再版发行。连环画的再版重印,不但繁荣了连环画市场,丰富了连环画收藏版本,满足了有怀旧情结的读者的阅读需求,也培养了新一代少儿读者的兴趣,对复兴和发展中国传统连环画起到了抛砖引玉的积极作用。

  那么对于初入连环画领域的藏友来说,在市场上选择连环画藏品时有哪些诀窍呢?贾世涛说,如果是自己收藏,可以遵循以下几点:“一是要看画家,收藏连环画名家的作品尤其是签名本,文化内涵和经济回报会更高。名家的签名本同名家书画一样目前价位非常坚挺,假以时日将是今后连环画收藏领域的绝佳潜力股。二是要注意存世量。连环画作为一种大众通俗读物,纯属消耗品,想选择完整的套系或是品相完好的早期版本非常难。即使资金雄厚的资深爱好者想收藏品相好、性价比高的老版本也非易事,有的版本呈有价无市,奇货可居之势。那些印量本身就少,且又是老版本中的精品,就非常值得收藏。三是在收藏过程中找出适合自己的方向,就是根据个人条件和喜好分题材或专题进行收藏。像古典名著题材、文革版、战争题材、科普题材等等。按照题材分类收藏,对于初级藏家来说是很好的入门途径。”

  六类连环画属绝对潜力股

  如果是出于投资升值考虑,哪些连环画具备较大的投资回报呢?贾世涛指出,连环画的收藏投资价值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决定:

  一、要关注名家作品,因为连环画名家不过1000位,比较出名的就更少了,也就200至300人,所以范围相对固定,方向也更明确(比如四大名旦、贺友直、颜梅华、顾炳鑫、戴敦邦、刘继卣、王叔晖等人的作品就值得关注)。这些名家的作品往往是收藏者的首选。而名家名著,如刘继卣绘制的《闹天宫》、《武松打虎》、顾炳鑫的《渡江侦察记》、许勇、顾莲塘、赵奇绘《嘎达梅林》、王叔晖绘《西厢记》等更是连环画经典中的经典。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只看名家就立刻买下来,要更多的关注他们的成名作以及画风成熟时期的作品。

  二、要关注美展获奖作品。从1963年到1990年全国连环画一共评奖四次,共有305部连环画获奖,这些获奖作品画工精细,题材多样,名家作品较多,是连环画中的精品。如果一部作品获奖,被视为该地区美术界的一项殊荣,画家光荣,地区美术界都有荣誉并受奖励的。因此,历届美展获奖作品都十分精彩,如《白求恩在中国》、《赵一曼》、《靖宇不死》等获奖作品始终在市场上抢手。

  三、特殊题材作品。近年,红色收藏不断升温,文革期间出版的连环画越来越受到追捧,主要是因为它的史料价值高,记录了那个年代发生的不平常故事。如顾炳鑫创作的《列宁在十月》;任率英、范曾等绘的《野心家吕后》;贺友直绘的《朝阳沟》;汪观清绘的《红日》;戴敦邦绘的《大泽烈火》等。

  四、要关注出版社。应以五大出版社为主,兼有岭南美术出版社、江苏美术出版社、浙江美术出版社、四川美术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和湖北美术出版社等。这些出版社的连环画画工精细,质量一流,有很多高水平的画家,曾出过不少获奖的作品,值得信赖。

  五、如有机缘可收藏名家画作原稿。收藏界人士都知道,目前,连环画名家原稿已经引起各地实力派藏家的关注。而原稿的价值不在于清晰,而是在于其独一无二性。

  六、关注作品发行存量。一般来说,版本越早、发行量和存世量越小价越贵。即使同一版本的连环画,第一次印刷和后几次印刷的价格又有较大区别。以上海版《三国演义》为例,一套60本《三国演义》一版全新的,在拍卖会上可以卖20万元;而80年版本的价位在500元至2000元;近年再版的只能随行定价,由此可见版本价值的差异。

  另外,随着连环画收藏热的兴起,市场上开始出现仿品和赝品。当收藏者觉得真假难辨时,应多向收藏连环画的专业人士请教。特别是那些老版本和存世量稀少的精品连环画存在一定造假现象,建议初涉连环画收藏的朋友们不要轻易涉足。

  练好四大“内功”才能玩转“连藏”

  无论收藏还是投资,要想获得有价值的连环画就需要藏家具备一定的基本功,对于中国连环画发展史和各种信息都要有全面的认识,如果“内功”不扎实,就很难在连环画收藏上有所建树。

  贾世涛指出,作为一类收藏品,连环画和其他藏品一样,也需要藏家不断的研究学习,掌握来自书本和市场的各种信息。具体到连环画收藏,想要得到精品,首先要了解熟悉连环画画坛不同时期的名家名作,知晓历届获奖作品及作者,懂一点绘画理论的基本知识,不同画种的艺术表现形式等等。

  其次,还要掌握连环画的版本知识,比如老版、新版、再版等。一般说来,连环画出版年代越早,印刷册数越少,价值就越高。连环画的版本可分为民国版(1920年—1949年)、老版(1949年—1966年)、文革版(1966年—1976年)、七八十年代版(1976年—1990年)、新版(1990年至今)。还有,版别也是体现价值高低的重要因素,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连环画收藏价值最高、印数少的比印数多的值钱。再版连环画的收藏价值就要打个折扣,再版的次数越多,发行量越大,其价值也越低。如“文革”时期出版的连环画因带有特殊时代的烙印,再也没有重版的可能,其版本价值之高不言而喻。

  第三也要关注网络和连交会上的市场行情,拓展与连环画相关的知识面,不断提高收藏和赏玩水平。

  第四应看准藏品品相。藏界一般将其品相分为十级。在市场上选购连环画,要注意品相,8品以上是最起码的收藏要求,否则就很难有升值潜力。如果是20世纪80年代的连环画的品相要达到9品以上才能买来收藏。如果所藏连环画保存不当,就会导致该书降低等级,而一个等级的价格则相差几十甚至百元以上。比如,一本老版本的刘继卣绘《鸡毛信》,九品以上的市价5000元以上,八品以下的也就500元以下。对于品相,可以大致把握如下原则:要求封面封底齐全,内页保持完整,纸张光洁挺刮,边上没有起卷,不能有签名和盖章(作者画家签名和盖章例外),整套应没有明显的霉变、污损和破旧现象。

  此外,成套率也影响着连环画的价格。成套的连环画一旦缺了几本市场价格会降低不少。

 

上一条:连环画《三毛流浪记》:最早的人    下一条:练好四大“内功”才能玩转“连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