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动漫产业园不能变成挂羊头卖狗肉似的圈地
来源:来源:新华网   2013-03-15 20:09:00

  动漫产业园不能变成挂羊头卖狗肉似的圈地


  李扬:现在从上至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下至民众,其实对动漫这个行业是不了解的,而且在中国有很多理念的东西我认为应该改变,比如讲,我们一提到动漫,就是觉着是给学龄前的小孩的,在先进的国家,动漫首先是给成人的,其次孩子忽略不计,你生产的动画片,像《功夫熊猫》像《阿凡达》有时候。

 

  问:那都是我们在看的。

 

  李扬:那是给孩子看的吗?孩子就看个热闹就行了,他爱看不看,但是我们是给15岁以上到75岁以下的这个人群,这是国外的定义。而我们不同,我们一说动漫就是给孩子、青少年,其实在国外,真正去,在日本去动漫游戏厅的大多数是退了休的,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一般就是这种状况。



  急功近利心态导致中国动漫产业难出精品


  李扬:首先说中国是最早生产动画片的国家,1926年生产了第一部动画片,黑白的无声的《大闹画室》,从那以后什么《铁扇公主》了,到后来我们看过的什么《大闹天宫》了,《小蝌蚪找妈妈》了等等,但是为什么说我们现在生产的动画片的精品少了,你说的这个道理很明显,就是说以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建厂60多年,累计的存货加在一起才一万分钟,现在我们一年能生产26万分钟,投入的钱也多啊,平均一分钟一万块钱吧,咱就说,还是26个亿,将近30个亿呢,但是有多少为广大观众和读者能够如数家珍,耳熟能详,认为是动漫的精品,有多少能够带来了社会效益,也带来经济效益,有多少能够销售到海外去,几乎是没有凤毛麟角。

 

  李扬:那我们就要反思,那我们生产出这么多东西来,像一个人开饭馆,你做了一堆包子,一堆馒头却没人买,既换不回来钱,挣不着钱,又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但社会上还有很多饿人,饿得狠的人,却不要你的东西,这确实是我们值得反思的,我认为关键在于哪呢?

 

  李扬:两点一点是近些来在中国把动漫产业大家的理念引导到了一个不正确的方向,认为动漫产业,朝阳产业,挣大钱的产业,我让我儿子,让我女儿,一定要今年报考动漫产业,去学动漫,他们只说对了一部分,动漫确实是朝阳产业,也是一个能挣大钱的产业,在国际上先进的国家,发达的国家,其动漫产业在日本它的年GDP,动漫产业的,4500多亿美元,在国际上十几个先进国家,它的动漫GDP是国家年GDP的20%到30%,中国连1都不到,0.6,大概2010年好像得到的数字是0.6,这几年当然又有所发展了,但是有所发展了仍然也是很低的,和整个国家,和整个中国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所不匹配的,那么你说到了每年生产26万分钟动画片了,为什么没有精品,就是大家没有掌握,我说的动漫的规律,为什么人家一部《功夫熊猫》用了7年时间,而我们常常连7个月都耐不住寂寞,都恨不能说半年、5个月争取就生产一部动画片,那能出精品吗?

 

  李扬再者说现在中国就拿动漫是一个产业链,动画片只是它的链条上的一个珠子,动画电影和动画片那好了,就拿动画片举例,大伙也就熟悉的最熟悉的还是动画片,拿动画片举例,那今天我们国家生产的这些动画片,之所以出不来精品,我们很多制作工序上都有问题,比如讲去年,我给两部获得5个一工程奖的动画片配音,这两部动画片都号称自己花了将近2000万人民币的制作费,但是配音的时候呢,拿两、三万块钱让我去请配音演员,完成这一部动画电影的配音,那你说这完全不匹配吧,你说一部动画片你能花一千多万,将近两千万人民币,等配音的时候,就拿着两、三万人民币说包括,而且告诉我,这两三万块钱里头,包括租录音棚的钱,你这样能出来精品吗?

 

  配音和音乐是动画片不可缺少的,是给动画片能注入灵魂的,因为动画片是不会说话的,跟我们作为配音演员,配译制片还不一样,译制片有外国的演员已经用外语说过一遍了,从他的语调,虽然你听不懂,但是从他的语调、语速、情绪上你能够感受到这个角色能对你有所参考。但是给动画片配音是没有参考的,要靠你对这个角色的领悟,靠你利用自己的语音、语调、语速和自己的声音的表现能力、表演能力去塑造这个角色,那塑造好了这个角色就成名了,这也就成为广大观众心目中的名角了,所以说现在很多制作动画片的人,他都没搞懂动画片真正的属性和他的动画片的这些个环节,所以我们今天像您说的22万分钟也好,26万分钟也好,出不来精品,那是一种必然的现象,要改变这种现象,要改变一些制作人的理念,要改变他们的一些经营和制作方式,才能够真正生产出动画片,急功近利或者是在动画的环节上,没有考虑全面、匹配不合理,怎么能出精品呢?



  《功夫熊猫》九成镜头中国制作 收入不到零头


  李扬:《功夫熊猫》据我了解,他号称花了确切的数字是一亿七千多万美元,但是我有一个朋友是深圳公司的,他跟我说《功夫熊猫》是在他们公司制作的,90%多的镜头是在他们公司制作的,我说那你们公司得得加工费是多少?900万美元。一亿7000万美元,900万美元,连个零头都没有,那剩下的,肯定人家是用于设计,是一块原创,这是花费比较贵的,还有一块就是配音和音乐,还有一块就是宣发,全世界的宣传、发行。

 

  中国有顶尖动漫人才 但没有整合


  李扬:两点,一点是中国是全世界动漫产业最大的市场,你想中国人全世界最多,14亿人,任何国家都没有中国人多好了,如果我生产的衍生产品,在中国就地生产,因为现在全世界包括迪斯尼卖的那些东西,其实你看看脚底下,唐老鸭、米老鼠的脚底下都有一行印本,MADE IN CHINA是中国制造的,但是人家专利是迪斯尼的,在你这加工,一个都不能在中国卖,加工完了全都给我运到美国去,运到阿根廷,运到巴黎,运到日本,那些全世界的迪斯尼乐园里边的商店,人家到那去卖,你中国不能卖。如果说他梦工厂能够再生产的动画人物变成衍生产品的时候,那在中国卖,了的吗?生产是在中国,销售是在中国,那减少了中间的很多环节,那挣的经济利益就更大了,这是第一点。

 

  李扬:第二点中国本身就是加工大国,无论是韩国的还是日本的,美国的加在一起,梦工厂也好,迪斯尼也好,皮克斯也好,包括他们很多镜头,很多加工,绝大部分是在中国制作的,那就证明中国有人才,不过就是没有把它整合在一起,没有一个机构把它给搜罗来,我来进行管理对这些人才,给他们活干,让他们发挥聪明才智。那好了,那他们看中这一点,这一点恰恰是我主张的,我们中国政府应该搭建一个平台,比如讲前些日子在讨论的时候,我就说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这么一块国家的金字招牌,它生产的动画作品,在国际上获得无数的奖项,而且影响几代中国人,而且它的作品在50年前就能够在几十个国家播放。那我们国家为什么不拿重金打造这么一块金字招牌呢?

 

  李扬:如果说梦工厂在上海落地,为什么我们政府不可以拿几个亿,十几个亿,几十个亿,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重新打造成一个全世界数字3D、4D这种动画电影的加工基地,生产基地,我们把全世界,别说全世界,我们首先把全中国的,顶级人才经过筛选,考试,海选到我这个场里来,你只要有能耐,你能会操作,你先来,先把加工这一块拿过来,然后我们再跟迪斯尼,再跟梦工厂,再跟全世界顶级的机构合作,我们出资金,制作也是在我中国,我们也有人才,我们也有社会,我们也有场地,也有加工的基地,好我们最终要的出我们的文化、传统的内涵,然后你生产《功夫熊猫》你也可以生产《功夫李逵》还可以有宋佳,还可以有诸葛亮。


  尽早成立动漫管理协会 进行行业资源整合


  李扬:(黑猫)警长就那么八级,大闹天宫是上下两集。如果说大闹天宫那个质量,我们照着他那个原创画出100集来,火焰山、盘丝洞,整个来一整套西游记,绝对在国际上谁也画不过中国,那中国自己的。但是我们现在画出来我们可以跟国际上合作,而且还有一个销售的问题,就算你能做出来,你跟迪斯尼都不同,迪斯尼因为将近有了70、80年的历史,他已经被全世界所认可了,他的产品只要贴上这个标签,他不担心他的票房价值,不担心他的质量,不担心他的收视率,咱们不行啊,咱们做出来,未必能卖得出去,所以在开头的部分我们可以跟就动画制作而言,我们可以跟世界上的顶级公司合作,共同来投资来生产中国题材的动画精品,这样能够事半功倍,能够很快的把中国的一些文化,一些理念,通过动画片让全世界收看更加了解中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还能转告巨大的经济效益,因为你自己投资生产的,你卖不出去没用啊,你也好了,你投资,然后销售跟他fifty to fifty,50对50好,比你自己拿着100%还挣得多。所以这里头有一个运营理念的问题,所以提到运营理念今天就是说,我们国家没有一个这样的机构,所以我这次又再一次呼吁,要尽早的成立中国动漫管理协会,成立一个国家级的机构,代表政府职能行使政府职能的行业协会机构,对庞大的中国动漫产业,今后会越来越庞大,我们进行资源整合,进行制订行规,进行监督管理等等这方面的工作。

 

  中国动漫行业群龙无首 一盘散沙


  李扬:中国动漫行业的一个特点,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大的小的都有,但是呢没有人对他们的行业进行引导,没有人对他们的人才进行规范的培训,没有人对他们的投资进行资源的整合。你别拍了,现在杭州有一家公司已经拍着呢,我不管,他也不知道可能新疆有一家已经在做,杭州有一家做,比如说我贵州的,我就做我的,别人愿意做做去呗,反正我做出来是算我的,所以说很多资源是重复的,浪费的,而且出不来精品,形不成合力,你就说刚才说的,26万分钟,一分钟一万块钱的制作经费,还是26个亿,请问今天的26万分钟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让你脱口而出,说出动画片名字的动画片超不过5部,甚至三部都没有。那么如果我们用26个亿,分做10部动画片,每部动画片两个亿以上,而且集中人才来制作而且选好了选题,而且甚至和国外的顶级制作公司一起来制作,人家的音乐人家的动作总监,人家的原创总监和我们一起来构思,可能其效果就不同,这26个亿再经过4年以后产生出来的260亿都不止,绝对我相信是这样,可是谁去这样做事呢没有人。

 

  中国动漫缺乏有效监管


  李扬:动画片,一万六千间动漫公司啊在国家工商注册了我们统计了一下,那好这16000间公司自己在做什么,没有人管理,完全由这个自己塞来决定,自己想花多少钱根据自己的财力愿意花多少,花多少,选题上没有人把关,制作的动画片来讲也没有人评定,它的音乐、它的对白、他的动作、他的原创、它的色彩、它的背景,都应该有所评定的,像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主角、最佳音乐、最佳动作、最佳新人等等,好多啊,我们国家金鸡奖、百花奖也有这些奖,而动画没有现在,那么但是经常这参加一个动漫展,那参加一个动漫节,颁奖什么什么最佳动画片谁评的啊,谁说他就是最佳了,一级了没有。没有依据的,这是乱套了。我们的1300多动漫大学,在校学生80多万人,好了这些动漫大学里的师资又是谁评定的呢,谁允许你就当了动漫大学的讲师,当了副教授,当了教授,谁允许你的,你上次说你是教授,谁评的,没有。这个学校的建立够不够你的师资能力,你的课本能力,教材够不够开这所动漫学校的,也没有,就开了。国家现在支持动漫,鼓励动漫,我也不能说开出租车的明天就上台就讲动漫了也不行,总得有个行业的评定,得保证基本的质量。今天将近每年有70、80个动漫结合,动漫展,全国。耗资巨大,一个动漫节花1000万,80个是多少?80个亿啊。好,那这也是不管是国家的钱还是民营公司的钱,他总之是花钱才能办的吧,那起到了什么作用呢?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呢?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不是说今天你想搞个动漫节就搞个动漫节的。

 

  动漫产业园不能变成挂羊头卖狗肉似的圈地


  李扬:今天各个城市动不动就圈小则几百亩,多则几公顷这是动漫产业基地,动漫乐园基地,动漫什么基地。产业园这些产业园依据什么批准的,你不能说现在国家鼓励动漫产业,就可以随便挂羊头卖狗肉就圈起来。你愿意搞动漫,可以,那你总得拿出规划来,和展示你有多少经济实力。这个动漫园你得投资100个亿你有吗?没有你凭什么圈一块地呢?

 

  李扬:有的地方我去视察过五次,每年一次,除了长草什么也没干。国家每年还几千完,就是跟赞助就白给吧,支持扶持,我觉得这些都有赖于国家成立一个国家级的代表这个行业行使国家职能的一个管理协会,中国动漫管理协会,要管理起来,否则的话不行,这个对我们国家发展中国动漫产业是不利的。

 

  最担心中国动漫产业口碑搞坏 失去人心


  李扬:我最担心的是把人心搞坏了,那些投资,一万六千间,最后剩下16间了,都倒闭了,他挣不着钱,你想想,今天他号称一万块钱一分钟做个动画片,最后电视台收购的时候30块钱人民币,说好了给你个100块钱到头了,那他怎么收回成本啊请问,他也不可能说我搞一部动画片才40分钟这部动画片或者一个小时60分钟,那我就这部动画片我就能够把里面的人物做成衍生产品,做也没人买啊。那怎么办呢?于是乎这些人捶胸顿足发誓一辈子再不搞动画片了,投了几千万连个水漂也没见着,响也没见着。那么叫孩子去考动漫大学的哪些人,出来找不着工作,家长也会抱怨,说还不如让孩子当年学会计,学医进个卫校将来出来当个大夫,当个护士,或者是学法律,将来当个律师,起码有个稳定的工作。学了半天动漫,有的属于到那去考,人家一看什么都不会这四年白上了,有的是自己喜欢,还有一些能耐,但公司不景气没几天这公司倒闭了,或者是这公司也没什么投入,在动漫上没什么投入,孩子在那每个月拿个一千两千,维持基本生存都有困难,你说这样的话会在社会上变成一种动漫望而却步,动漫可不行,可别搞那个,那不是咱搞的,不搞动漫了挣不着钱,这样的话把中国的动漫的口碑搞坏了,没有人搞动漫了,谈虎色变,杯弓蛇影,那好了,这样的心态对整个社会来讲,对发展动漫产业来讲都是极其不利的。

 

  发展动漫产业应首先从动漫游戏城做起


  李扬:这些人投动漫搞动漫没有错,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在没有完全掌握和了解动漫的基本属性的情况下,乱投了动漫,没有找到事半功倍,真正可能使他见到钱的东西。而且政府,而且这个行业对这些人又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比如讲我作为行业内的人士,也作为专家委员会的负责人,我和一些专家我们就多次探讨过,在中国要发展动漫产业,应该首先从动漫乐园,动漫游戏城做起,因为各个城市都有一些传统的一些个旅游景点,却没有现代的游戏景点,游戏点没有。比如讲在北京,还是长城、故宫、颐和园、香山红叶,但是你说有没有像日本东京,像美国那样室内的数字的3D、4D的那种身体体验型的动漫游戏,没有,如果有一个,别说别人,我都每个星期会去几次,因为那种东西是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

 

  李扬:比如讲我在日本参观一个东京的室内动漫游戏城,他有30多项室内的动漫身体体验型的游戏,举个例子,一架战斗机的模型,是固定在地板上的,一看就是模型,但是你花钱买了一票坐在上边,把餐盖盖上之后,等你面前弧形的大屏幕亮了以后,过不了几分钟你就感觉自己滑向跑道,一拉杆真正上天了,你可以拉升可以俯冲,可以开激光炮把对面的战斗机打掉,这是在日常生活中完全做不到的,别说咱们还不会开飞机,你会开飞机谁给你个战斗机让你开着上天做不到,但是这个游戏可以让你做到,可以让你亲身体验到,你开着一架战斗机上天的感觉。无论是气味上,机关炮的气味上,还有椅子的振动,还有你的视觉,包括那种失重的感受,都是完全是你开着一架战斗机上天了,轮船也是如此,赛车也是如此。让你从一千层的楼上体验失重感,坐电梯往下落,你说在全世界我们上哪去找一千层的楼,一百层的楼能找着,一千层的楼找不到吧,全世界没有吧,但是游戏城里可以让你感受到。这个东西我们要做的话,就是像中央提出的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民,现在对精神文化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迫切,我们应该打造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常文化精神消费的麦当劳连锁店,肯德基连锁店也就是动漫游戏城连锁店。这样的做是很快让你赚到钱,因为他有市场,你开个饭馆,一个人不来你不赔还等什么,你开个饭馆还没做出东西来了,那已经排几里长的队等着买你的东西了,你还担心亏钱吗?

 

  日本如何开发动漫产业?


  李扬:投资8个亿人民币,两年的包括研发,再建造,再做模具,他建成了之后,当年就收回了全国的成本,经营了已经17年了,到今天每年还有将近3个亿人民币的纯利润,扣除人本,扣除税收等等所有的,每年还有3个亿的纯利润,这在日本经济低迷的地方,这在日本东京来讲满大街都是有动漫游戏城,动漫游戏场所的地方,有HELLO  KITTY  动漫游戏城,东京有全世界最大的迪斯尼游戏城,他还能赚到3个亿,如果拿到中国我们这什么都没有,那会玩的人更多,一定会赚钱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构,找一帮专家,设计一个中国特色的又吸收了国外的先进的游戏项目的运营经验和管理经验,我们改造一个母版动漫游戏城,然后在全国复制,像肯德基,在北京不可能只有一间,有几十间,上百间肯德基散落在各地,那么我们这个游戏城也可以啊。游戏城像北京盖个6、7间都没问题啊,东城盖一个,西城盖一个,海淀再盖一个,宣武再盖一个都可以啊,没有问题啊,就满足当地的群众日常的精神文化消费,那你想起来就玩。而且我们做过调查,在东京居民不是给到东京的游客玩的,当然游客也有去的,那是另一回事,首先说东京的居民有这么多HELLO  KITTY游戏城,迪斯尼游戏城,还有各个大厦都有游戏店,游戏场所,动漫游戏场所这么频繁的地方,它能做到每个月两到三次去我说的室内动漫游戏城,你就可想而知他是有市场的,所以说这些个点子,这些个协调关系,资源的整合是要有一个机构去完成的,所以我认为应该成立这么一个机构,对整个中国动漫起到引领、指导、协调、监督方方面面的作用。

 

  动漫产业如何商业运作 开发衍生产品?

 

  李扬:动漫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是说完全分割的,像一部动画片,在国外来讲,他产生的方方面面的效益是很大的,比如讲乔布斯传里头说到,他说七千万美金成立一个动画公司叫皮克斯,皮克斯成立之后跟迪斯尼签了12年的合同,生产的第一部动画片叫玩具总动员,投资了1739万美元,但是就是这部玩具总动员1,能在两年之内给皮克斯公司和迪斯尼带来了50亿美元的衍生产品,这个产生产品就多了,有迪斯尼乐园里头根据玩具总动员又盖了新的厅,玩具总动员里的角色都用真人扮演上,跟米老鼠、唐老鸭、白雪公主、小矮人一样,在迪斯尼,在全世界迪斯尼乐园里头迎接,本来去过迪斯尼乐园的听说,又增加了玩具总动员馆,又增加了玩具总动员这么一个项目,又买门票去,这是一个。延伸产品用具、文具、玩具又一大堆,所以带来了50亿美金的衍生产品的开发的经济价值。

上一条:日本动漫角色人气调查 哆啦A梦最    下一条:90后大学生画创意漫画走红网络